my’blog

声谷 量子:合肥高新区如何从首批国家级高新区中脱颖而出?

本源量子是国内第一家以量子计算机的研制、开发和应用为主营业务的初创型公司,上线了全球首个基于半导体量子芯片的量子计算云平台,初步建立了量子语言标准QRunes,开发研制了量子编程架构QPanda。2018年12月,本源量子推出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首款国产量子控制系统——本源量子测控一体机。

中国声谷和量子中心是“科学-技术-创新-产业”实践路径的缩影。据介绍,2016年来,合肥高新区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数从603家增加到1025家,复合增长率为30%;累计培育上市公司22家、新三板50家,约占安徽全省四分之一。

方向民表示,这些数字的背后,是合肥高新区三年来共投入财政资金37亿余元,惠及企业超1万家次。

国仪量子则更侧重于量子精密测量。2018年10月,该企业推出中国首台脉冲式电子顺磁共振波谱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预计将在量子精密测量、量子计算、自动化控制与测量、脉冲成像技术、医学诊疗等研究领域产生广泛应用。

合肥市集成电路验证分析服务ICC平台

转:中科大量子产业 “GDP”

目前,合肥市高新区拥有主营量子技术企业5家,量子科学关联企业20余家,全区直接从事量子科学研究的人员达600人。合肥市量子信息产业相关专利占全国总量的12.1%,排名仅次于北京,位居全国第二。

中国声谷

随着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科大讯飞”)入选首批四大国家AI开放创新平台,全国唯一的量子信息国家实验室(筹)加速建设,合肥高新区近年打出了“中国声谷 量子中心”的品牌。

截至2019年1月31日,讯飞开放平台开发者总量约100万,总应用数59万,累计终端用户数22亿,日均总服务量47亿次。

敢:首个定位于人工智能领域的国家级产业基地

在合肥市高新区,有一条横贯东西的云飞路,如今以“量子大道”闻名。一批量子领域骨干企业——国盾量子、国仪量子、本源量子等都聚集在此。

在中国声谷展厅内,能听吩咐打开网页的鼠标、交流无国界的 AI翻译棒、实时形成速记的会议系统……众多展示成果紧扣“声”这个主题。

28年后,合肥高新区已成为安徽省最大的高新技术产业化基地,连续五年在国家高新区综合考评中稳居第一方阵。新一代人工智能、量子信息等前沿技术、颠覆性技术和产业化更尤为引人瞩目。

说起中国声谷,以语音识别闻名的科大讯飞是自然的核心企业。2017年11月,科大讯飞入选首批国家四大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2017年12月,科技部明确依托科大讯飞建设认知智能国家重点实验室,这是中国在人工智能高级阶段——认知智能领域的第一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

“科技成果真正实现价值,最终要离开实验室、走向产业化。”杜江峰院士表示。

截至目前,合肥高新区拥有集成电路企业150余家,其中设计企业约占全国设计企业总数的10%。2018年合肥高新区集成电路产业产值超280亿元,同比增长超19%。

而上述三家企业的技术来源分别可以追溯到中科大在量子信息领域的三位顶级科学家:潘建伟、杜江峰和郭光灿。三位院士因其姓氏拼音的首字母被外界称为“量子GDP”。

在上世纪90年代初经国务院批准的首批国家级高新区之中,合肥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下简称“合肥高新区”)的家底捉襟见肘。

中国声谷是由工信部与安徽省政府共建的重点合作项目,是全国首个定位于人工智能领域的国家级产业基地。

除了以科大讯飞为主的核心区,中国声谷的孵化区还集聚了合肥市50%的人工智能企业。截至目前,中国声谷聚集企业600余家,成为全国AI产业开放性创新平台最密集区域之一,2018年实现产值650亿元。根据赛迪的评估,合肥已跻身全国人工智能产业前五强城市。

方向民将合肥高新区的发展特色概括为“敢”、“转”、“暖”三个字,即敢于发展前所未有的新产业、将科教优势转化为生产力、提供暖心的配套环境。

国盾量子是首家在量子保密通信领域“吃螃蟹”的企业,继而在今年3月成为安徽首家申请科创板上市并获监管层受理的企业。

方向民将科大讯飞和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视作合肥高新区在“敢”于发展新产业方面的典型案例。而合肥高新区正在建设的“中国量子中心”,无疑是对以中科大为代表的合肥科教资源的转化成果。

就在记者探访合肥高新区期间,市场监管部门相关人士宣布,高新区全程电子化申报企业设立并同时申报税务备案和申请税务发表成功。“这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标志着合肥高新区企业设立打通了最后一公里,营业执照、公司公章和税务发票均在一个工作日内完成。”

暖:精准滴灌科技型企业

此外,针对科技型企业的痛点和难点,合肥高新区也注重“精准滴灌”,合肥市集成电路验证分析服务ICC平台就是一例。该平台2017年1月开始运营,高新区累计投入达6000万元,为企业提供EDA工具、硬件测试、人才培训、IP及MPW等服务。

9月26日,合肥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下简称“合肥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方向民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用“地上没有交通、地下也没有资源”来概括合肥高新区的起点。他甚至坦言,从前出去交流时,不得不提到黄山等别处地标来向人说明合肥究竟在哪里。

 


posted @ 19-10-02 05:25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单机二十一点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